整合大关中,组建大西安;走向大亚欧,依托大陆桥

2016-05-05 08:37张宝通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首届大关中论坛曾发出“组建大西安,整合大关中,带动大西北”倡议。这个倡议被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所吸纳。“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成为《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的总战略。现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陕西要抓住这个历史机遇,找准自己的战略定位,努力实现总书记给陕西提出的追赶超越目标。在向西开放的新形势下,陕西需要与时俱进,将“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进一步向前推进,尽快组建大西安,整合大关中,依托大陆桥,走向大亚欧。


国家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和行动》,把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大西北各省(自治区)整体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与陕西相邻的山西、河南、湖北、重庆、四川等省(直辖市)却没有被纳入,从而使陕西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由于新起点具有排他性,因此,国家只是做没有说。贯穿我们国家东、中、西有两条经济带,一条是长江,一条是亚欧大陆桥。这两条经济带的模式不同。长江经济带的模式是龙头带动,以长三角为依托的上海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亚欧大陆桥经济带没有龙头,但是有心脏。西安处在我国大地原点附近,是沿桥最重要的中心城市,关中是沿桥最发达的地段,以关中为依托的西安可以成为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亚欧大陆桥一头连着连云港,连着海上丝绸之路;一头连着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连着陆上丝绸之路。因此,总书记给我们省领导讲,陕西处在“一带一路”的核心区。由于国家已把新疆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把福建定位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陕西这个“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国家不便再公开讲。但今年9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将在西安举办“一带一路”国际研讨会。目前,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交流合作的主要平台都在西安,如欧亚经济论坛、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中心等,西安已经成为中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和城市合作交流的中心。也就是说,西安实际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国中心,在亚欧合作交流上西安的区位优势是其他任何城市不可替代的。尽管西安目前的经济实力和开放程度不如沿海的多数中心城市,但是继北京、上海之后,国家把第三顶国际化大都市的帽子戴给了西安。西安可以像汉唐长安那样,重新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为了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实现总书记提出的追赶超越目标,陕西应当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宣传自己的战略定位,把陕西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一带一路”核心区,把西安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



历史上,汉唐长安所以成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因为她是首都,鹤立鸡群,是中国最大的中心城市,是超级城市。今天,西安不是首都了,经济实力和地位大大下降了,周边的城市重庆、成都、武汉、郑州都比西安大,都比西安强。重庆是合并了原万县市、涪陵巿和黔江地区的直辖市,成都是合并了原温江地区的大成都,武汉是由汉口、武昌、汉阳合并而成的大武汉,郑州是全国第一个放开农民工户口的省会城市。他们把火车都开到欧洲了,而西安的“长安号”才开到了中亚。现在是市场经济,“新起点”和“国际化大都市”不是自封的,要凭实力说话。只有把自己做大做强,使自己成为一个强大的辐射源,才可能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因此,陕西应当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尽快组建大西安。只有使西咸在行政上成为一个城市,才可能与重庆、成都、武汉、郑州相抗衡,才可能担负起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重任。


目前西安、咸阳和西咸新区是三个主体,三足鼎立,同床异梦,互相掣肘,拖了西咸一体化的后腿。西安朝东北方向发展,建设渭北新城;咸阳朝西北方向发展,建设北塬新城;西咸新区向南发展,建设新长安核心区,相互离散,影响了大西安建设,制约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政府主导的体制,如果不向重庆、成都、武汉学习,不走重庆、成都、武汉的道路,不从行政区划和行政体制上推进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建设大西安就是一句空话。按照目前回避行政区划调整的建设大西安思路,西安在行政上仍然是一个小西安,会继续丧失发展的机遇,被周边的大重庆、大成都、大武汉、大郑州进一步甩在后面。为了从行政上组建大西安,需要调整行政区划,将咸阳一分为三。把咸阳主城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划归西安,将西安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把淳化、旬邑、彬县、长武划归铜川,破解铜川可持续发展难题,将铜川打造成渭北的中心城市。把乾县、永寿、武功、扶风、周至、眉县划归杨凌,使杨凌由试验区变成示范区,将杨凌打造成农科型中心城市。为充分发挥大西安的辐射带动作用,还应当促进铜川、杨凌、渭南与西安一体化发展,构建大西安都市圈。


但组建大西安,实现西咸一体化还不够。因为大西安还只是与重庆、成都、武汉、郑州抗衡而已,不像当年的汉唐长安是鹤立鸡群,还不足以担负起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中国中心的重任。为此,还必须整合大关中,构建大关中城市群。《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指出,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沿海各城市群已经发展成熟,今后城市群的建设重点将放在中西部。国家在长江经济带上布局了成渝城市群和长江中游城市群,在亚欧大陆桥经济带只布局了中原城市群,没有关中城市群,作为替代在东北布局了哈长城市群。国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和行动》规划,为推动中欧班列发展,除已布局的成渝、长江中游、中原、哈长城市群,又布局了呼包鄂榆城市群,仍然没有关中城市群。好在国家十三五规划按大区布局城市群,才补上了关中城市群。但关中城市群排在最后,是城市最少、实力最弱的一个城市群。目前的关中城市群不但比不过成渝、长江中游和中原,就是比起呼包鄂榆实力也比较弱。即使加上天水,关中—天水城市群还是远不如成渝、长江中游和中原,担负不起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一带一路”核心区的重任。



2004年4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西部办曾在西安召开大关中经济带座谈会,把河南三门峡、山西运城、甘肃天水等城市也邀请来了,准备构建大关中城市群。但由于东、中、西三大地带分割,三门峡和运城属于中部,纳不进地处西部的关中,最后大关中就剩下了关中—天水。现在“一带一路”战略突破了东、中、西界限,我们应当重提当年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西部办关于大关中的设想。现在大关中有两个国家级经济区,一个是关中—天水,一个是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它们在渭南叠加,如果整合起来,就是当年的大关中。现在甘肃把天水、平凉、庆阳划到了大关中经济区,延安与庆阳和黄河金三角的临汾处在同一纬度,也应当纳入大关中。陕南的商洛已经纳入大关中,西安到成都、重庆高铁修通后,汉中、安康离西安就很近了,也应当纳入大关中。这样,除榆林已被纳入呼包鄂榆城市群外,全省绝大部分都进入了大关中,陕西才可以称得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和“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这样构建的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就超越了郑州为中心的中原城市群,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亚欧大陆桥上的龙头老大,就能担负起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一带一路”核心区的重任。因此,陕西必须努力整合大关中,积极构建大关中城市群。


要发挥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的辐射带动作用,必须依托亚欧大陆桥。首先,要加快修建和完善以西安为中心通向大关中各城市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城际铁路,拉近大关中城市群各城市间的交通联系。其次,要加强和完善西安与东部沿海各口岸和西部沿边各口岸的通关一体化,提高内陆对外开放的便利化程度和水平。最后,要在继续向东开放,走海路的前提下,积极向西开放,努力开拓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是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的重点。


丝绸之路经济带包括国际段和国内段,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来说,首先要建设好自己的国内段,再通过互联互通才能形成丝绸之路经济带。大西北是亚欧大陆桥的主通道,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国内段重点要建设好西北段。目前大西北发展相对落后,走出去实力不足够强。只有加快大西北发展,提升大西北的位势,才能实现向西开放目标。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段,是西部大开发的深化和升级,西北五省区应当通力合作,携手走西口。大西北从东往西看,陕西或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先进制造业实力雄厚,是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甘肃以兰炼、兰化、兰铝、金川、白银、酒钢为代表,是全国重要的原材料工业基地;新疆的产业主要是石油、天然气、棉花、瓜果和牛羊等採崛工业和农牧业,产业梯度在不断降低。由于产业之间是互补的,如果各省区加强合作,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段就会形成。但是,我们在大西北却很少看到陕西产品,大量看到的是沿海产品。这些年来,陕西舍近求远,眼睛一直向东看,重视的是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而轻视了大西北。沿海先发展了一步,现在处于结构调整阶段,从沿海招商引资是可以的。但陕西的先进制造与沿海处于竞争状态,是竞争不过沿海的。大西北是陕西的后院,但现在却拱手让给了沿海。陕西必须转变观念,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面向大西北调整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为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段,必须发挥陕西制造业的优势,把大关中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先进制造业基地,让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成为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段建设的发动机。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只有占领了大西北市场,才可能走向中亚、西亚,因为中亚、西亚和大西北的产业结构、发展阶段相近。如果连大西北的市场都占领不了,将来道路畅通了,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议和投资贸易便利化协议签署了,陕西产品还是很难走出去的。


“一带一路”战略要把亚欧非三大洲国家联合起来,打造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对于陕西来说,主要是依托亚欧大陆桥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打造全国内陆型经济开发开放战略高地,走向大亚欧。向西开放首先要依托亚欧大陆桥,加强与上合组织国家的合作。上合组织国家处在西北边境,近水楼台,交通便利,产业结构与陕西互补,与我国及陕西有着传统的合作关系,又有上合组织作保证,是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首倡地和桥头堡。其次要加强与欧盟国家的合作。中国及陕西正面临着产业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欧盟是发达国家,高新技术、装备制造、低碳经济、环保产业水平较高,加强与欧盟国家的合作,可加快陕西产业的转型升级。陕西要利用好欧亚经济论坛,把合作的对象由上合组织扩大到欧盟,让欧亚经济论坛名符其实;既要务虚,更要务实,要加快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建设,使其成为亚欧合作的综合基地。再次要加强与西亚国家的合作。西亚是古丝绸之路的主通道,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随着中吉乌铁路的修建并进一步向西延伸,将成为中国通向欧洲的第二通道。最后要加强与南亚国家的合作。中巴通道已经开建,是“一带一路”的第一大工程,青藏铁路正在向尼泊尔延伸,是通向南亚的新通道,南亚与中国有着悠久的佛教文化渊源。



陕西处在祖国版图中心,除过依托亚欧大陆桥向西开放,不要忘记继续向东开放。一要加强与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港澳的传统合作;二要利用海上丝绸之路,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合作。要充分利用陕西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和“一带一路”的核心区的区位优势,走向大亚欧。另外,还要充分发挥西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和作用,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大平台,促进亚欧经济、贸易、文化、旅游交流合作。西安要着力打造六大中心:一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先进制造业中心;二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通物流中心;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经贸合作中心;四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能源金融中心;五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科技教育中心;六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文化旅游中心。通过这六大中心的建设,使西安真正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国际化大都市,带动陕西成为改革开放的新高地,实现追赶超越战略目标。


今年是大关中发展论坛举办十周年,在这十年里,我们始终把大关中发展作为论坛的主题。现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在向西开放的新形势下,我建议,把“组建大西安,整合大关中,依托大陆桥,走向大亚欧”作为第十届大关中发展论坛的宣言。今后我们将不遗余力地为组建大西安,整合大关中,依托大陆桥,走向大亚欧鼓与呼,为把陕西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和“一带一路”核心区,把西安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努力奋斗。